出口承压,纺织服装产业何去何从

潮新闻 记者 夏丹 王柯宇

当前,浙江正处在经济恢复和产业升级关键期。作为浙江经济基本盘的传统产业,发展态势怎么样?接下来将如何跨越关键期?近期,本报记者实地走访纺织服装、电气、小家电等具有浙江辨识度的部分传统产业,试图感知它们的实际温度,厘清它们的突围路径。今日出版的浙江日报对绍兴纺织企业发展状况进行报道。

出口承压,纺织服装产业何去何从

衣食住行的“衣”,最近有点难。

今年1至6月,浙江纺织品出口同比降低1.57%,服装出口同比增长2.22%,合计降低0.18%,全国合计下降1.83%。虽然浙江纺织服装出口好于全国,但产业整体出口下行带来的压力可见一斑。

纺织服装产业是浙江的传统优势产业和重要民生产业,产值规模超万亿元,浙江纺织服装产业的冷热,牵动人心。

全产业链的难

作为浙江经济起家的主导产业,我省纺织服装产业链十分齐全。当下的难,表现为全产业链的难。

上游化纤行业,由于下游需求疲软,也呈现下行趋势。记者了解到,今年前5月,省内某化纤大市化纤产业产值增速同比下降9.1%,用电量增速0.0%。

上游纺织机械行业,同样压力不小。省内一家龙头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占公司销售总额三四成的出口,今年以来行情不如去年。

再往下的印染,同此凉热。在印染企业最为集聚的绍兴,今年前5月,印染行业发挥的产能基本在七成左右,设备开机率并不理想。

直面消费者的服装业,在出口不畅、内销不旺的情况下,库存压力持续攀升。记者走访多家企业,发现有四大难点。

其一,全球需求走弱,供大于求的矛盾突出。

采访中,多家纺织服装企业反映,当前欧美国家仍处于去库存阶段。实际上,全球纺织服装出口的热门地区东南亚,同样陷入出口下滑的窘境。今年1至5月,越南出口服装同比下降17.8%;1至4月,孟加拉国出口下降8.5%,柬埔寨出口下降15.4%。

可以说,全球需求走弱带来的订单下降,成为全球纺织服装出口地区面临的共同阵痛。那么,去库存的阶段还将持续多久?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发布的信息,4月美国服装库存/销售比率较上月继续下降,显示零售商仍处于降库存周期。其中36%的企业预计,库存水平将在今年下半年恢复正常,而21%的企业预计库存问题将持续到2024年上半年。不少接受采访的浙江企业也反映,要看今年四季度的订单量,目前还不明朗。

其二,需求走弱背后,是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趋势出现变化。

一家做了近20年出口生意的柯桥纺织服装企业负责人表示,作为公司主要市场的印尼今年出口量会增加,但出口额不一定增加,因为出口产品的单价降低。“我们不能再用4年前(疫情前)的眼光看待如今的市场了。”该负责人表示,疫情后海外市场对价格的敏感度明显提高。从前一年消费10件衣服,每件单价约20美元,现在不仅单价降到了10美元,连消费件数也压缩了。

其三,订单“东南飞”,对国内出口订单造成一定挤压。

一家主打纺织印染服装全产业链的柯桥企业介绍,今年到目前为止,公司出口订单同比下滑了30%,因为欧美客户将订单给了其主要竞争对手,后者已在越南布局了产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也对当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出口有不小影响。

其四,部分国家和地区经济形势不明朗,也给纺织服装出口叠加了负面影响。

上述柯桥纺织服装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公司出口出现大幅度下滑,最重要的原因是公司主要市场之一的埃及出了问题。去年,埃及国内美元短缺,导致该国对美元进行管制,使得埃及客户的付款需延期6至7个月,考虑到风险,公司无奈中断了与埃及客户的合作。同样,摩洛哥、土耳其等近年来增长较快的新兴市场,均有不同程度的风险,如土耳其货币大幅贬值。

浴火重生赢新机

最吃劲的时候,往往也是突围的好时机。关键在于,浙江纺织服装产业如何在最短时间内适应市场新变化,想方设法突出重围。

“当前市场最大的变化在于需求变了,薄利多销的跑量生产不香了,小批量个性化定制却供不应求。”绍兴金点子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国民,最近抽空去广州希音(Shein)公司驻厂学习了三天。“希音一天卖400万件服装,一个款200件,也就是一天做2万个款。它的供应链怎么支撑这样的小单快返?”学成归来,金点子已开始逐步改造生产线,并在本地培育支撑小单快返的供应链。

市场变了,企业唯有以变应变。象山兄弟制衣从去年底开始,陆续投入600万元对生产车间逐步实施数字化改造。“改造前,我们的小单快返最小订单5000件,现在300件的单子都能接。同时,产能提升了20%,良品率也显著提升。”该公司负责人说,到今年6月,好几个大品牌与公司达成协议或即将验厂。

消费萎缩并不代表没有需求,关键在于找准新需求。以生产旅游靠枕起家的宁波卓艺家纺有限公司,疫情下曾一度遭遇毁灭性打击。在向死而生的关口,公司果断从旅游靠枕转型做家居枕头。同时与做跨境电商的“魔星人”深度合作。“魔星人”提供海外客户喜好信息,卓艺将之产品化,仅仅4个月时间,双方在亚马逊平台上架的两款产品就分别取得新品榜第一和第五的好成绩,销售额达2000万元。“今年公司正进一步扩大市场拓展力度,打响中国品牌。”卓艺家纺负责人说。

新需求如何才能找得准?答案是:围绕主业的持续创新。创新是支撑产业长远发展的底层逻辑,哪怕一针一线,也要有适应市场之变的新产品打开新空间。“与越南、缅甸、孟加拉等国家走性价比路线不同,以后的中国纺织服装得走差异化路线,要更有设计感、附加值更高。”最近频繁出国参展的赵国民深有感触地说。目前,金点子纺织和被喻为“中国的毕加索”的孤独症画家毕昌煜跨界合作,颇受好评。

而全球缝纫机龙头杰克控股集团,一台新上市的缝纫机拥有70多项发明专利,因解决了长久困扰行业的不同面料需更换不同缝纫机的痛点,首发当天全球订购超过15万台。这几年纺织服装行业的持续低迷,使产业链上游的缝纫机企业难以独善其身。巨大的压力面前,杰克集团加速创新,近年来公司研发投入占比持续保持7%左右,市场份额随之提升。

面对纺织服装产业全产业链的难,浙江已在全省范围启动消费品工业“浙里智造供全球”服务行活动。聚焦中小企业、聚焦全链路服务,由政府牵头搭建平台汇聚优质服务商,为传统产业转型提供一站式、全链路、高性价比的专业服务,促进中小企业整体转型。浙江省经信厅消费品工业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海宁、象山、永康、丽水、安吉和瓯海等首批6个服务站陆续落地。落地较早的象山服务站,已收到当地十多家纺织服装企业提出的数字化改造需求,目前正在紧密对接中。

只有落后的企业,没有落后的行业。期待浙江纺织服装产业浴火重生、赢得新机。

“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创文章,作者:aqise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rry-shop.com/17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