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因素冲击下,纺织行业和前三季度的“好日子”说再见

新华财经北京12月30日电(记者郝玉 关俏俏 李志浩)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今年四季度以来,受海运成本高企、部分地区“能耗双控”和疫情散发,以及上游棉花价格高企等多重因素影响,国内纺织服装行业告别了前三季度的“好日子”,成本骤增、订单减少,生产经营遭遇困难。与此同时,今年部分轧花厂在开秤初期大量抢收,但后期销售不畅,导致棉花大量积压也带来资金风险。

这一背景下,业内预计,目前行业不确定性突显,2022年纺织服装行业可能回到低增长的复苏轨道。

多重因素冲击下,纺织行业和前三季度的“好日子”说再见

前三季度行业快速复苏

得益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总体平稳、国外订单回流及国内外市场需求不断释放等因素,去年四季度开始,我国棉纺织服装产业快速复苏:行业订单充足、产销率高,总体经营状况良好,这一良好态势也一直延续至到了今年第三季度。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纺织业、化纤业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9.6%、85.2%,高于同期全国工业77.6%的水平,较上年同期分别提高 7.2 和 6.1 个百分点。纺织服装产业链超8成环节生产保持平稳增长,前三季度纺织业、化纤业和服装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7%、10.7%和9.2%。

业内人士表示,全球疫情以来,虽然外部环境错综复杂,但国内疫情形势迅速得到有效控制,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凭借完整产业体系、强韧的供给能力,总体保持稳步恢复的发展态势,生产、效益呈现出积极变化,内销和出口两年平均增速明显加快。

中纺棉花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鸣洪表示,今年1-9月,尤其棉纺织行业订单充足、产销率高、产成比库存低,甚至有些企业没有库存,现金流非常充裕,利润率历年来看非常高。

咸阳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志强表示,今年1-10月各生产线开足马力,几乎保持满负荷生产。企业完成1100万美元的出口任务,已接近年度1400万美元目标任务。

四季度行业不确定性逐渐凸显

但进入四季度后,纺织行业的“好日子”戛然而止。受成本上涨、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纺织服装业快速跌入“寒冬”。

在调查中,不少受访企业向记者大吐苦水,述说了近期面临的主要难处。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外单回流减少。中国棉花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前三季度订单火热,很多来自去年。9月以来,随着国外疫情好转,国内纺织企业新接到的订单在减少。此外,随着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国疫情受控、陆续恢复生产,流向我国的订单正在减少。

同时,四季度伊始,东南沿海多地出台严格的限产限电措施,部分纺织企业应对能力严重不足,生产经营压力明显加大。

海运不畅,海外订单交付阻力大。受全球疫情反复影响,国内部分进出口港口货舱变得十分拥挤,货船迟迟无法卸货,后续运力紧张。部分面料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如今企业生产虽逐步恢复,但海外订单交付阻力较大,海运价格超大幅度上涨,且难以找到货船、海员。另有一些企业代表也表示,各种风险叠加,看不清未来,企业不敢做长远规划,咬牙挺到年底今年就算熬过来了。

棉花价格快速上涨,成本压力激增。从走访的情况来看,企业反映较为突出的还是原材料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9月下旬新疆新棉上市以来,市场价格高开高走,籽棉开秤即达9.5元/公斤,远高于上年平均收购价(6.78元/公斤),此后一度达12元/公斤(期货价格一度突破22000吨/元),为近十年新高。

“近30年来,除国家收储外,棉花价格只有3次超过2万元/吨,今年是棉价最高年景之一。”全国棉花交易市场副总经理杨宝富感慨说。

与此同时,棉花下游的纱线、服装涨价的却相对少,这也造成大部分的成本需要纺织企业自身消化。部分棉纺企业表示,下半年棉价涨势太快,按目前价格测算,面料、服装企业基本将亏损,“压力大,能持平就不错了。”

全球纺织网行业资讯主编孙怡芳表示,往年临近海外“圣诞季”和国内“双十一”“双十二”,都会出现一波订单高峰。但今年受海运费高企、内需疲软、原料价格大涨影响,订单相对惨淡。

轧花厂棉花积压 需求弱成行业拖累

针对今年国内棉花期货市场波动剧烈,不少受访企业感慨,纺织行业经济主体多、中小企业多,对期货市场判断力有限,而棉花期货市场外资、场外资金多、行情波动大,对实体经济影响较大。

记者在调研中还发现,因下游纺织订单减少,纺织企业多采购储备棉补库,致使本年度新棉销售缓慢,棉花大量积压滞销在新疆轧花厂(棉花收购加工企业)环节。新疆棉花协会担心,今年企业融资成本高,若棉花销售持续缓慢,可能导致轧花厂因难以及时还贷,出现信贷还款风险。

而从下游来看,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对棉纺织产业集群市场运行情况进行调研了解,纯棉纱集群企业反映,近期开台有所下降,原料棉花价格延续下行走势,企业采购意愿较弱,多为补货。临近年关,部分下游坯布企业准备提前放假,市场整体需求疲软,产销较为清淡,产品库存增加,企业对后市预期不乐观。

此外,业内也担忧,从今年四季度至2022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还面临综合成本上涨加剧、用工结构性短缺、人民币汇率波动等诸多困难和风险。

临近年末,主要分析机构纷纷公布了其对2022年棉花及纺织行业的展望。经过梳理发现,在展望后期棉价时,机构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弱需求对棉价的拖累。

南华期货就指出,2022年棉纺行业将遭遇重大挑战。其进一步分析称,随着新冠疫情新毒株的再度爆发,市场将会去修复此前过热的预期。至少在上半年,讲个修复的逻辑将得到延续,轧花厂高价收购棉花后将不得不面临亏损的局面,而2022年棉花的收购价或难出现今年的盛况,“棉纺行业将遭遇重大挑战。”

建信期货也表示,从供应方面看,2021/22年度全球棉花供需双增,呈现紧平衡格局,市场仍在去库阶段;新棉产量基本确定,新疆产量预计微增。从需求方面看,下游需求不乐观,纱线和坯布产量仅与去年同期持平;国内纺织服装需求继续弱于往年同期,外需虽仍有支撑,但后续订单不理想。展望后市,2021/22年度棉花产量基本确定,需求逻辑逐渐强化,中期需求并不乐观,建议做空棉花远月合约。

综合来看,在业内人士看来,我国纺织服装行业2022年可能回归至整体低速运行、转型升级持续深入的常态化复苏轨道。(参与人员:赵九龙、屈凌燕、孙清清)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原创文章,作者:aqise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rry-shop.com/17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