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原标题: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石恩泽 深圳报道

“从去年的元宇宙到今年的生成式AI,目前业内不少设计师都陷入了知识焦虑。”深圳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况菲,9月19日,在深圳时装周分论坛《数智改变时尚AI——全新时尚生产力》上如此说道。

在AI工具层出不穷的当下,通过一句话、几个关键词、几张图片就可以在短短几秒钟生成定制艺术风格,生成式AI的出现让服装行业正在遭受AI冲击。

况菲以近3年深圳时装周举例,“2021至2022年我们搭建了元宇宙环境下的虚拟秀场,引入虚拟人走秀,但到今年关于元宇宙的声量下去了,大家觉得我还是要看实体走秀。”而这个例子也说明了中国服装行业正在遭受AI冲击后,陷入科技迷茫期。

尤其是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上盲目上系统的问题。“老板要冲在最前面去改造整个企业的流程,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所以说不要盲目地上系统。”况菲呼吁道。

然而,这不仅仅是一场人和机器之间的竞争,而是拥有“传统意识+传统工具”的人与懂得“先进意识+先进工具”的人之间竞争。“也就是说,这依然是人与人、企业跟企业之间的竞争。”上海国际时尚教育中心数字时尚学院院长金宏渊在论坛讨论环节上提出上述观点。

无疑,未来AI将成为一股不可抗拒的时代洪流,颠覆各行各业的工作流程和工作内容,如同汽车取代马车那样。那么现阶段服装行业在“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上,走到了哪一步?

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不是一个工具,而是多个工具的综合应用”

在AI进入服装行业落地过程中,目前业界认为可以采取,AI生成设计、3D研发落地、AI营销定制及直联生产环节。

在设计环节,用AI工具启发设计师灵感,可以做到让设计师永远对生成图的那一刻抱有期待。

一位AI前端设计工具创始人称,目前已经可以通过“喂取”AI模型“1张线稿+N张效果图/艺术画”生成一张融合后的设计图。这有助于设计师打开脑洞,从原先单靠设计师自己挖空心思想的微创新,转变为只需5秒就可以融合一个新风格。

然而,AI虽然可以突破创意的边际,但却因为发散性过强,而不够聚焦。这导致设计师无法确定AI款式后续能够被工厂还原生产。因此需要引入第二个工具——3D柔性仿真还原软件,借助3D技术可编辑、可生产、可复用的优势,衔接AI设计与生产之间的环节。

作为国际排名前三的3D仿真技术公司,凌迪科技华南区品牌事业部负责人陈圆姝表示,3D工具的作用就是将前期设计师发散的创意进行收敛,将数字创意转变为可落地的产品。

除了连接设计和生产环节需要工具,研发到营销环节也需要数字化赋能。这就又回到了AI工具的使用上。一位擅长织物领域AI工具的企业表示,目前通过使用自家的3D+AI工具,可以省略做样衣的环节,将织片制作成3D数字织片,再用它投喂到AI,进行二次创作,以一个虚拟打板的方式,生成一个端到端解决方案。现阶段该公司已与一家杭州女装共同完成了在天猫店的预售测试,同时一位刚毕业的普通设计师,不到6天时间,就开发出来一个系列。

综合来看,AIGC+3D工具在服装行业里的应用已经可以实现三个结果:所思即所见、所见即所销、所见即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上述各个环节的描述,以及不同工具解决的场景和功能不同。在场嘉宾一致认为,若想要实现整个链路的数字化,不是一个工具就可以解决问题,而是要多个工具综合应用,方能驱动行业的整体数字化转型。

3种状态并存的中国,卡在AI工具甄选上

一个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大体来说可分为三种状态:信息化、数字化和数智化。作为传统产业代表的服装业也不例外。

金宏渊表示,理论上,企业应该一步步升级,但由于中国市场广大,这三种数字化状态在服装业里目前并存。而这就导致一个问题,在有的企业连信息化都还没完成时,有的企业已经开始熟练应用AI提质增效了。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但又客观存在的问题。”金宏渊说,而这些状态的共存也让如今中国设计师异常焦虑,深怕错过任何一个AI工具。

如今中国服装设计业,正困在AI工具里。而这导致的问题就是,企业在对自己公司状态还没有清晰认知的时候,就喜欢盲目跟风上系统。这个浮躁的风气也让不少企业老板,一味追求短期效果。

一位数字化企业代表称,同一个数字化软件,面对不同公司,将会面临不同的结果。“有些公司接入得非常顺畅,但有些喜欢定调定得非常高的公司,往往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在数字化项目执行上虎头蛇尾。”

值得一提的是,金宏渊为在场企业在工具甄选上指了一条明路,即优先国产平替保证供应链安全;选择工具里的绝对头部保证专业性;以及反复实践验证保证工具的应用性。

但光有工具也不行,还应该有掌握工具的人才。“这意味着服装行业里的人才结构接下来将发生变化。除了设计人才,还要引进熟练掌握数字技能的人才。”金宏渊说。

金宏渊举了一个切实的例子。一家男装企业最初在推行数字化转型上怎么也推不动。究其原因,在于公司上下对数字化的理解不一致。仅靠管理层扔几个工具到各部门,但各部门KPI丝毫没有配合改变。

因为从设计师层面来说,他们既要完成传统工作量,还要加班抽空学习新的工具。这导致基层员工配合推动数字化的动力严重不足。后来管理层新招了10个有建模能力的毕业生,通过一个小小的举动,从底层改变了这家公司对数字化的认知。

当选出了工具、培养了人才之后,下一步就是组建产业集群,以及相关咨询公司进场陪跑。

但无论如何,“不要因为一个现象的反馈,一个声音的反馈就扼杀了整个数字化的整个的转型。”金宏渊表示,“服装行业数字化已经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aqise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rry-shop.com/17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