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原标题: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石恩泽深圳报道

“从去年的元宇宙到今年的生成式人工智能,行业内很多设计师目前都患有知识焦虑症。”深圳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况菲在9月19日的深圳时装周论坛《数智改变时尚AI——全新时尚生产力》上如此说道。

在人工智能工具层出不穷的时代,一句话、几个关键词、几张图片,只需几秒钟,就能生成定制的艺术风格。生成式AI的兴起意味着服装行业正在遭受AI的冲击。

况菲以过去三年深圳时装周为例:“从2021年到2022年,我们在元宇宙环境下搭建了虚拟秀场,介绍了虚拟人的走秀。不过今年,关于元宇宙的热议已经平息了,我想大家还是需要看看实体走秀。 “这个例子也说明,中国服装行业在遭受人工智能冲击后,正在进入技术混乱期。

尤其是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盲目采用系统的问题。 “老板必须站在最前线,改造整个公司的流程,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所以不要盲目遵循制度。”况菲提出上诉。

然而,这不仅仅是人类与机器之间的竞争,而是具有“传统意识+传统工具”的人与懂得“先进意识+先进工具”的人之间的竞争。 “换句话来说,这仍然是人和企业之间的竞争。”上海国际时尚教育中心数字时尚学院院长金洪元在论坛讨论中提出了上述观点。

毫无疑问,未来人工智能将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洪流,颠覆各行各业的工作流程和工作内容,就像汽车取代马车一样。那么现阶段服装行业在“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方面走到了哪里呢?

原创            智能涌现⑫|中国服装业,卡在AI工具选择上

“不是单一工具,而是多种工具的综合应用”

在进入服装行业的过程中,目前业界认为可以采用AI生成设计、3D研发实施、AI营销定制以及直接制造联动等方式。

在设计过程中,利用AI工具激发设计师的灵感,可以让设计师时刻期待图纸生成的那一刻。

某AI前端设计工具创始人表示,现在可以通过“喂食”AI模型“1条线图+N张效果图/艺术画”来生成融合设计图。这帮助设计师打开了想象力,从单纯依靠设计师自己想法的微创新转变为在短短5秒内融入新的风格。

但即使人工智能能够突破创造力的极限,也太过发散,不够专注。这让设计师无法确定AI风格未来能否恢复工厂生产。因此,有必要引入另一种工具——3D柔性仿真复原软件,利用3D技术可编辑、可制造、可重复利用的优势,连接AI设计与制造之间的纽带。作为全球排名前三的3D仿真技术公司之一,灵迪科技华南品牌事业部负责人陈远树表示,3D工具的作用就是汇聚设计师早期的创意,将数字创意转化为可落地的产品。

除了桥接设计和制造环节所需的工具外,还需要从研发到营销的数字化赋能。这可以追溯到人工智能工具的使用。一家专门从事面料AI工具的公司表示,通过使用自己的3D+AI工具,可以跳过制作样品的过程,将面料制成3D数字面料,然后将其输入AI进行二次处理。使用虚拟原型创建端到端解决方案。现阶段,公司已在天猫专卖店与杭州女装店进行了售前测试。与此同时,一个刚刚毕业的普通设计师,在不到6天的时间里就发展出了连胜。

总而言之,在服装行业使用AIGC+3D工具可以达到三个效果:所想即所见、所见即所卖、所见即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上面各个环节的描述,不同工具解决的场景和功能是不同的。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想要实现全链路数字化,单一工具无法解决问题,但多种工具的综合运用才能驱动行业全面数字化转型。

三国共存的中国在人工智能工具选择上陷入困境

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一般可分为信息化、数字化、数字智能化三种状态。作为传统产业的代表,服装产业也不例外。

金宏源表示,理论上企业应该逐步升级,但由于中国市场规模巨大,目前这三种数字状态在服装行业并存。这会导致一个问题。虽然有的企业信息化还没有完成,但有的企业已经开始熟练运用人工智能来提质增效。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但客观的问题。”金宏源表示,这些状态的共存让中国的设计师极度焦虑,生怕错过任何一个AI工具。

如今,中国的时装设计行业正陷入人工智能工具的泥沼。这就导致的问题是,企业在对企业的现状没有清晰的认识的情况下,喜欢盲目跟风,使用系统。这种令人陶醉的氛围也导致许多企业主盲目追求短期业绩。

一位数字化业务代表表示,同一个数字化软件面对不同的企业,会遇到不同的结果。 “有些公司的访问权限非常均匀,但有些公司喜欢把基调定得很高,这往往最终会让数字项目的执行陷入死胡同。”

值得一提的是,金宏源在工具选择上为到场企业指出了一条明确路径,即优先考虑国产替代品,确保供应链安全;选择绝对顶级的工具,保证专业性;并保证工具的使用经过反复实践验证性。

但仅仅有工具还不够,还应该有掌握工具的人才。“这意味着接下来服装行业的人才结构将发生变化,除了设计人才,还需要引进精通数字技能的人才。”金宏远说道。

金宏元举了一个实际的例子。一家男装公司最初在实施数字化转型方面遇到了困难。原因就在于整个公司对数字化的理解不一致。管理层只是给每个部门扔了几个工具,但每个部门的KPI根本没有改变。

因为在设计师看来,他们不仅要完成传统的工作量,还要加班加点,抽空学习新工具。这导致基层员工严重缺乏共同推动数字化的动力。后来,管理层又招募了10名具有模特技能的毕业生。通过一个小小的举措,公司对数字化的看法从根本上改变了。

选择工具、培养人才后,下一步就是建立产业集群和与之相伴的相关咨询公司。

但无论如何,“不要仅仅因为一种现象或一种声音的反馈而扼杀整个数字化转型。”金宏源表示:“服装行业数字化不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财经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aqise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rry-shop.com/37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